道门法则 第一百六十章 他乡遇故知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m.bctshu.com

所谓“言叔”这个称呼,童白眉听起来又是陌生又是亲切,他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年没听人这么称呼过自己了。{零点书院}

五十年?

六十年?

亦或七十年?

他的本名叫童言,入黄冠时,因为闭关中的小小不慎,险些走火入魔。好在最终没出大问题,也顺利结成丹胎,但从那以后,须发皆白就成了他的标志d,以至于“白眉”渐渐成了他的名字。

叫得出自己是言叔的,必是故乡之人!

但眼瞅着对方打量半天,也没想起对方是谁,童白眉问:“你是……”

“六伢子,章六伢!”

童白眉猛然想起来,章家有个孩子,排在第六,当即瞪大眼道:“你是六伢?老章的六伢?”

“言叔想起来了?”

“我离乡的时候,你才六岁,这都多少年了……你这模样,我是真认不出来了。”

“七十二年了,言叔变化也不小,要不是这须发,我也差点认不出来。”

童白眉感慨:“我离乡已然七十二年了……这岁月……原来你也入了修行?修为还不低。我离乡时竟没看出来你有修行天赋,真是瞎了眼啊,哈哈。”

“言叔走的时候,我刚六岁,或许资质根骨未显吧。十二岁那年才遇见我老师的,他把我带到山东,加入浮江派,给我赐名单字先。”

“原来浮江派章先就是六伢?这还真是……几年前曾经在哪里听过你破关入炼师的消息,当时我还在想,浮江派不愧是山东散修第一大派,一门四位炼师,当真了不起!”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童白眉见了章先,顿时勾起无限回忆,也不走了,当即便于这酒楼中开了个雅间,点菜上酒,共话半生。

要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以前的亲友、老宅、水田、后山、鱼塘……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说上个三天三夜。

但很显然,童白眉说不到三天三夜,只到了晚间,便在酒意中开始痛骂赵致然,起因不过是章先的一句“近来如何”。

见章先不太了解赵致然,童白眉便详细跟他讲解赵致然,从赵致然当年是如何入的无极院,如何狡诈冒名以搏上位,又如何受于致远提携却忘恩负义,最后竟逼死于致远的事全部如竹筒倒豆子般倒了出来。

说完之后,又讲到自己这几个月为于致远报仇而辛苦奔波的事,一口酒一句骂,当真是一把辛酸泪,满腹悲苦言。

听得章先拍案大怒:“世间竟有这等不平,当真令人愤怒!言叔,此事莫急,我必助你!”

童白眉一个人没头苍蝇般乱撞了几个月,申诉无门,受尽了白眼和嘲笑,此刻竟然有人仗义而鸣,顿生感激,心道一方水土一方人,做什么事还是得靠老乡啊!

两人顿时凑在一起仔细筹谋,章先就问:“言叔,您不是楚天师的弟子么?楚天师乃道门第一绝世天才,素为天下仰重,不如请楚天师出面揭穿赵致然,比您这么四处奔波岂非强得多?”

不提楚阳成还好,章先这么一提,童白眉更怒了,满眼通红,一拳砸在桌上,顿时将桌子砸塌,菜肴酒水、碎碗残盘满地都是,恨恨道:“赵致然这厮,最擅巧言吝色,阿谀奉承,我老师就是中了他的**汤,才……如今远走他乡,不在中土……”

说着说着,忽然沉默不语,继续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酒。

章先思索良久,道:“如此,事情就难办了。言叔修为高、名头也响,我很早之前就听说了言叔的名头,但那时我修为低微,不敢找言叔相认……”

童白眉瞪眼道:“这是你不对!都是一个村子的老乡,哪怕你没有修为,凡俗一个,遇到难处来找我,我还能避而不见?你以为我是赵致然那种小人么?”

“是是是,是侄儿的不是……话说回来,想要扳倒赵致然,光靠自己个人,恐怕是很难实现的。楚天师如果靠不上的话,能否依靠宗门?玉皇阁……”

童白眉当即摇头:“不能指望他们,宗圣馆和玉皇阁好得穿一条裤子,于致远同样是玉皇阁的人,还是元护法的弟子,结果如何放弃就放弃了……”

章先沉吟道:“还是得有炼虚高道在身后撑腰才行。我听说茅山司马天师与赵致然素来不合,不如……”

童白眉断然拒绝:“我宁可一头撞死,也不去找司马云清!”

“这是为何?”

“人品归人品,私仇归私仇,赵致然人品不好,但他至少还在为大明开疆拓土,可司马云清呢?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在干什么?投降派!司马云清和我没有私仇,但我不齿于他的行径,让我去找他求助?绝对不可能!”

章先一时间有些失声,愣愣看着童白眉,肃然起敬,良久方举杯道:“侄儿敬言叔三杯!”

对饮之后,章先道:“我想起来一个人。”

“什么意思?”

“王守愚,言叔听说过么?”

“稽查舰队的王守愚?真师堂表彰的特等功臣,天下皆知,我又如何不知。”

“那言叔知不知道,王守愚以前和赵然也是有仇的?”

“哦?你说!”

章先便将王守愚和赵然之间的恩怨讲了一遍,然后道:“以他们之间的过节,按道理说是很难凑在一起的,但因为功勋卓著,为天下瞩目,王守愚被朝廷赐爵,如今地位很高,担负要职,赵致然也不得不对其多有倚重。这也从侧面说明,赵致然果如言叔所云,是个极势力的。他不在乎私人恩怨,谁的地位高,谁的作用大,他就跟谁打交道。”

“你认识王守愚?他愿意帮忙?”

“认识,但这件事他不会接手的,他不愿意得罪赵致然。”

“哼,无胆鼠辈!”

“言叔,从王守愚的身上,言叔没有受到启发么?赵致然不理睬言叔,是因为言叔在道门没有职司,手上没有权势,底下更没有人,于他而言没有用处,这是势利之人的通病啊。”

顿了顿,语重心长道:“若是言叔手下有人,身上有名爵,掌中有权势,赵致然还会如此么?到时候,言叔随意说句话,怕是天下各家期刊都要争相报道了,还会如今日这般被人拒之门外?”

一席话,当即令童白眉陷入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