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修仙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敢死队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m.bctshu.com

到最后,出尘期修者还是交给了曲涧磊和筱萌。{最新最全更新阅读请访问https:www.00sy.net}

没办法,这俩金丹实在不好意思对三个炼气小修下手,就只能劳烦冯君了。

冯山主虽然也是大欺小,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出尘期,对付炼气期倒还不至于太难看。

冯君也没有小看这三位炼气弟子——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在曲涧磊出手的一刹那,他瞬间发出了三道神识刺,这算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之一了。

两个炼气期小修翻身栽倒,还有一个身体只是晃了一晃,看起来是受到了冲击,但是不严重——果不其然,既然做了敢死队,装备肯定精良。

不过有这么一个冲击,已经足够冯君下手了,下一刻,他就放出了缚仙索,同时身子前蹿,抬手将此人击昏。

他得手的时候,曲涧磊那边也得手了——两个金丹埋伏一个出尘初阶,要是不能迅速拿下,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但是,不管三人如何小心,灵气波动是瞒不过人的,所以他们迅速离开了。

筱萌表示,这里有赤凤派的藏身处,咱们可以躲起来,不过不出意料地被冯君拒绝了。

四个阴煞弟子都是被活捉的,冯君表示咱们可以找个隐秘地方搜魂。

曲涧磊却不同意,他认为这种时候派出来的弟子,不光是可能抵挡搜魂秘术,更可能触发相当的反应,“万一引来什么人呢?还是出坊市吧。”

冯君也想出坊市,但是频繁地麻烦筱萌总不好,不过筱萌真人表示无所谓,于是她将两人送出去之后,自己携带挪移阵盘,从密道里离开。

她和曲涧磊有联络秘法,不多时就飞出两千里,找到了那二人。

四个人的身份,冯君都已经鉴定过了,他跟其中两人甚至还有点瓜葛。

一个是那出尘初阶,此人竟然是寒玑真人的徒弟。

阴煞派已经基本确定,寒玑真人是死亡而不是失踪了,那么寒玑真人的徒弟,马上就受到了影响,战力比较强横的也就算了,这位战力不算强,修为又低,近期的日子就不好熬。

他能被派到嵘山坊市的别院,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不过这人也好强——或者说受不了这么明显的落差,来了之后就想争一点功勋。

结果就落到了眼下这种局面。

倒是曲涧磊对他还有点不错的印象,“储物袋里只有挪移符和防御符,其他什么都没有……这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呀,那我先搜他的魂好了。”

“你小心了,”冯君递过去一张搜魂符,“别直接搜,用符箓,免得中了什么算计。”

曲涧磊见过的魑魅魍魉多了去啦,根本不在意自身的形象,他笑着点点头,“正该如此。”

事实证明,冯君提的建议也没有错,这出尘一旦遭遇了搜魂,直接自爆了——不是脑袋瓜爆了,而是浑身都爆了。

另一个有关的人,只是炼气高阶,但他是寒魄真人的族人,严格来说,他的祖上跟寒魄真人是一个父亲,平日里在阴煞也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不是所有的二代都是贪生怕死的,他也很讨厌别人提起他的身份,这一次守护外围的嵘山别院,是他主动请缨。

冯君想搜此人的魂,但是这次,是曲涧磊拦住了他,说此人身上极可能有怪异,还是我来搜魂吧。

果不其然,此人在搜魂的时候,不但爆炸了,还爆发出一道黑气,直接侵入了曲涧磊的手臂,并且向上方游走。

“阴煞追踪印记吗?”曲涧磊不屑地笑一笑,手臂开始微微胀大,也有点发红,同时摸出一张符箓,直接拍在了臂膀上。

符箓拍上去之后,那黑色的印记扭曲了几下,“啵”的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响,化作了一团青烟,青烟里隐约传出一句话,“赤凤……”

曲涧磊并不在意青烟,而是对冯君笑着说了一句,“这种东西,还就是我们赤凤处理比较方便,如果上了你的身,想驱除出来就很难了。”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好奇地发问,“曲真人你修行的也不是赤凤功法吧?”

“嗯?”曲涧磊先是一怔,然后尴尬地笑一笑,“这个不需要功法,有赤凤秘术就够了,我为赤凤效劳了那么久,修习点秘术还是没有问题的。”

冯君沉吟着发问,“他这个追踪印记,算是咒术吗?”

曲涧磊想一想之后回答,“就是印记,能感应到你在哪个方位,倒是不会造成其他影响。”

“那还真得多谢曲真人了,”冯君笑着一拱手,“我倒是不怕他知道,人是我杀的,但是时时能追踪到我的话,那就太讨厌了……真是劳烦你帮我背锅了。”

“我不背锅呀,”曲涧磊非常诚实地回答,“他不会知道事情是我干的,这是我赤凤针对阴煞追踪印记开发出来的秘术,他只能知道,印记被赤凤破坏掉了,不会知道具体是谁……”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傲然发话了,“再说了,就算他知道,又能怎么样?”

冯君怔了一怔,才苦笑一声,“你们两家……仇不不是一般地大啊。”

一共活捉了四个人,没有一个是能搜魂的,这拨人今天晚上出来,就是敢死队的性质。

不过曲涧磊也不以为意,他笑着发话,“接下来两天,阴煞别院不要想过好了。”

冯君沉吟一下发问,“强攻这个别院的话,会引来什么麻烦吗?”

曲涧磊皱一皱眉,沉默片刻才回答,“坊市,那里是坊市,如果他们有金丹挪移过来,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场灾难,关键是……赤凤并未对阴煞宣战。”

两派确实不对付,私下大打出手也没有问题,但是坊市出现金丹级别的对战,也只有正式宣战,才可能被大家理解。

冯君能理解他的顾虑,事实上,他都能理解其中的逻辑,虽然他未必认同,但是文化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尤其是某些差异似乎也有其逻辑。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那你们能不能提前散布消息,说我要攻击这个别院,希望周围的人退散?毕竟我也不愿意伤及无辜。”

“个人打四大派的别院吗?”才赶到不久的筱萌笑了起来,眼神中异光一闪,“上一个这么说的上人,是一千年前的杨外来吧?近一千年,真没听说过这样的人了。”

杨外来姓杨,名字不可考——或许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没有传出来,他不是昆浩位面的人,是遭遇了空间风暴,流落到这里的,所以大家管他叫杨外来。

这人战力奇高,现身的时候是出尘六层,可以吊打所有的出尘期,也就是说,他都有斩杀金丹的能力——毕竟有些出尘期,是真的可以越级杀金丹的。

要说此人杀的金丹,应该没有冯君多,但是他当时极为狂妄,四派五台挨个扫,也不求别的,就图一个“金丹之下无敌”的虚名。

后来他可能被某个看他不顺眼的金丹暗算了一把,失踪了十年,再现身依旧是出尘六层,却是点名要横扫四派五台的别院。

他扫了三派五台的别院,终究止步于太清别院,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清楚,后来大家也没再听说过这个人。

这是惊鸿一瞥的奇才,后来有人说在太清派见过此人,也有人说这是青罡上门的人物,还有人说,此人后来修炼为出窍期的大能。

这些东西不太可能考据,也确实没人知道这个杨外来到底是谁,但是他以出尘六层的修为,横扫了三派五台别院的战绩,让他成为一个另类的传说。

出尘六层的修为真的不高,他也没有诛杀过金丹高阶,但是后来,在出尘高阶就阵斩过金丹巅峰的“剑痴”,也没有完成过横扫三派五台的战绩。

剑痴不是四派五台中人,是出身观泉谷的,算是有根脚,横扫了两派三台的别院,止步于天心台,然后心性大变红尘炼心,他凝婴离开之际,说了一句话,“可惜见不到杨外来。”

笑傲一时,最终凝婴的人物,遗憾的居然是,见不到杨外来。

冯君当然也知道杨外来,他笑一笑,“我只是不想伤及无辜,杨外来那种猛人,我哪里比得上,人家有大背景的好不好?”

听说了杨外来的事迹之后,他就知道那是一个开挂的主儿,也可能是有靠山——没靠山的话,谁敢在出尘六层,就想着横扫四派五台的别院?

少年英雄勇屠恶龙的事迹,他也不是没听说过,但是……一般情况下可能吗?

少年英雄没有个差不多的老爹或者老妈,基本上也是灰灰的命。

废柴逆袭有可能——他家里可能有矿,匹夫逆袭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筱萌真人的眼珠转一转,“冯山主的背景,应该不差杨外来吧?”

这话真没说错,冯君的名号在修仙界叫响之后,也屡屡有令人惊艳的手笔,坑了多少金丹不说,只说他那令人匪夷所思的推演,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这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而且他怼过岳青多次,理由都是——这不是你该掌握的知识。

大家基本实锤了,这是其他位面的来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