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状态栏 第一百九十九章 热情欢迎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m.bctshu.com

布鲁恩化身了白皮肤发胖版的塞缪尔·杰克逊。{最新最全更新阅读请访问https:www.00sy.net}用马歇尔·布鲁斯·马瑟斯三世的Rap速度,以“妈惹法克”作为隔断上下两句话的分隔,来了一段长达一分半的快速FreeStyle,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刚借来了一张嘴一样——因为五分钟之后就要还回去了,所以趁现在赶紧用一用。

孙立恩这边听的都愣住了,而徐有容则完全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看得出来,徐有容也不是第一次听布鲁恩的Freestyle——她甚至还觉得挺好听。

在抢救大厅值班的梁哥听见了这一长段的喊声,带着几个同事出来看看情况。结果发现居然是个老外在骂街。有心上去阻止对方维持秩序,但看孙医生和徐医生的样子,这老外……好像骂的不是他们?

“你这个老混蛋终于来了?”帕斯卡尔博士听说外面有个老外在骂街,一时间也起了出去看热闹的心思。没想到一出大厅,就看见了布鲁恩跳着脚骂人,和老朋友许久不见的帕斯卡尔博士笑眯眯的过去抱了抱这头脸都骂红了的活熊,笑着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来了呢。”

不问还好,老帕这么一问,布鲁恩火气更大了。他继续用“妈惹法克”作为语气词,向帕斯卡尔描述了一遍自己上当受骗的经历。

“人家也没说错,你学的是广东话。”听明白了布鲁恩的抱怨后,帕斯卡尔博士笑道,“那也不错,你一个月就能学成这样,说明还是有些语言天赋的,以后继续学就行了。现在,你先把车挪一下,等会要是有急救车路过,这条抢救通道可就不能用了。”

“抢救通道?”布鲁恩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眨了眨眼睛然后猛地一拍脑袋,“我还以为这是后门呢!”

麻省总院因为历史原因的关系,医院结构和国内医院自成体系外带围栏的情况截然不同。作为一家医院,麻省总院并没有独立的抢救通道。它的通路是建立在两条现行的市政道路上。仅仅开辟出了一条约有四十米的A字型停车区,作为急诊入口而已。而类似的情况,在美国众多老牌医院中也很常见。以至于布鲁恩还从来没见过医院内部设置抢救车辆区域的。所以顺手就把自己的车停在了抢救大厅的门口。

眼见布鲁恩上车要走,帕斯卡尔博士则示意孙立恩去给指指路,“别让他把车又停在什么停机坪通道上了。”

“那就上车。”布鲁恩朝着孙立恩招了招手,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车辆后座上,“既然是内部道路,那就不用戴安全帽了。”随后一言不发的慢慢启动了车辆,跟着孙立恩的指示,把车停到了停车场。

“就放这里吧。”孙立恩指了指自己的车旁的一个空位。四院内部并没有设立专门的摩托车停车区,而布鲁恩的摩托车身材巨大,绝不是随便找个地方放下就行的。他专门把卢布恩引到了自己的V90CC旁,“旁边这辆是我的车,你停在这里也就不用担心可能会挡住其他车辆出入了。”

布鲁恩看了看孙立恩的沃尔沃,又看了看他,摇头道,“真是个没意思的家伙。”

·

·

·

身为骑士,布鲁恩最讨厌两类人。一类是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嬉皮士,一类是开沃尔沃的,已经放弃了人生乐趣的年轻人。

已经结婚了的中年人,放弃人生乐趣是一种伟大的牺牲。他们值得尊敬。但年轻人这么早就暮气沉沉,这一点都不好。

一个年轻的医生,要是连人生的乐趣都放弃了,那还靠什么来驱动自己去拯救生命?体会到了人生的乐趣,才容易理解生命的价值嘛!想到这里,布鲁恩就叹了口气,自己毕竟是太久没有在正规的医疗机构任职了。这次一有机会,他就连忙加勒比海赶了过来。

想到这里,布鲁恩就又叹了口气,太久没在急诊室里工作,一听到有这样的机会,自己连研究都没有,就着急着赶了过来。确实有些不够明智。

“你今天叹气的次数有点多。”布鲁恩正在叹气,一旁的帕斯卡尔博士端了一杯咖啡凑了过来,“尝尝看?这家医院最让我满意的地方之一,就在于他们的咖啡了。”

布鲁恩接过了咖啡,喝了一口后又叹了口气,“看样子,你在这里过的还算不错?”

小会议室里就剩下了帕斯卡尔博士和布鲁恩博士两人,孙立恩带着徐有容去和袁平安汇合了——有个急症患者送到了医院,抢救室那边叫孙立恩过去会诊。

“挺不错的。”帕斯卡尔博士喝了一口咖啡,“这家医院,比我一开始想象的要好很多。”

“医院再好,能比得上MGH(麻省总院)?”对于这一点,布鲁恩不以为意,他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关心,“这个年轻医生的水平怎么样?”

“很不错。”帕斯卡尔博士认真道,“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孙医生很年轻,看上去也许没有你以前合作的那些医生专业。但是以我和他一起合作的这一个多月经验来看,他的水平真的很高。”

虽然对于孙立恩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但布鲁恩还是很相信帕斯卡尔博士的眼光。老帕这个人平时对于患者挺和蔼,但对同行、尤其是自己的同事们却严厉到接近严苛的地步。同样是从霍普金斯毕业出来的M。D新人,在布鲁恩眼里已经算过得去,但这些可怜孩子却还是会被帕斯卡尔博士训的无地自容。

如果帕斯卡尔博士觉得一个年轻医生很不错,那一定是真的很不错。

“反正我也来了,那至少在赚够那台小美人的上牌费用以前,我肯定是不会走的。”布鲁恩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拍了拍自己的双腿道,“我去车上拿外褂,今天那个孙医生值班么?”

帕斯卡尔博士还没回话,就听见门外忽然被人一把推开了,孙立恩一脸急色的走了过来,“布鲁恩博士,现在开始,请你待在这个房间里,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独自外出。”

“为什么?”布鲁恩奇道,“有什么问题么?”

“老帕,你也一样。”孙立恩没有正面回答问题,他急道,“你们带上口罩和护眼罩,等一会会有人来通知,你们跟着来通知的人,在门口接受消毒然后马上去发热门诊隔离。”

“怎么了?”帕斯卡尔一听到这个安排,心里往下一沉,“有传染病?”

孙立恩点了点头,沉重道,“可能……是鼠疫。”

他的身后,院感的工作人员已经穿上了他们从学院敲诈来的P4级防护服,用气密转运床推着一名看不清长相的患者,急匆匆的往抢救室的洁净间走去。

这次,P4防护服终于不算是杀鸡的牛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