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乖乖田舍郎 第三百九十一章客串一把小二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m.bctshu.com

酒喝完,戏看完,起身回家呗。{手机最新阅读请访问https://m.00sy.net}∷八∷八∷读∷书,.2∞3.o≠

酒肆之中只是小酌几杯,回到家刚好赶上开饭。

书生已是在座,只是吧,状态不是很好。

“怎么了,学堂的日子不好过吗?”坐下便问。

“哎……!”长长的一声叹息,脑袋也是左右摇摆。

“清蒸鱼,上酒。”要说便说,不说算球,俺好像很闲似的。

懒得理他,端起酒杯慢悠悠喝了起来。

眼瞧着他无知无觉灌下两杯,神情没有一点变化,只是低头沉思。

“大哥哥,高人就在眼前,为什么反倒不说话了呀?”小黑担心她大哥哥身体。

小黑的话好像更管用,他抬起头来扫了大家一眼,仿佛刚见到蝶一般,稍显惊讶道:“嗳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咳咳,这娃子是不是傻啦,遂看向憨货,轻声道:“属于你们那个圈子的,你们聊。”

说完,狠狠瞪了书生一眼,你没把哥放在眼里,哥也假装你不存在。

“大哥哥,有什么事跟俺说,俺可比蝶哥好使。”憨货巴不得有人搭理他,说着话还不忘向婶婶看去。

婶婶没反映,叔倒是开口说话,曰:“就在家里待两天,正好你们兄弟都在,过些天再去学堂。”

话语中的浓浓关心飘荡在堂屋,叔心想:这孩子再这样下去,不傻也累坏了。

“就是,你看你现在这样,也不知道顾及一下嫂嫂的感受!”小黑接着说教。

“不行啊,试验正在紧要关头,抽不开身呀!”话语很是无奈,随即看着蝶,眼神终于是有了反应,接着再是说道:“你提出来的研究项目,这难题还得交给你,走,我们去实验室看看!”

嗖,话一落,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八』℃八』℃读』℃书,.■.o↑

全家人一愣,叔方才还说让他歇几天,这是要干啥,饭还没吃呢,立马又想走人?

“坐下!”颇为严厉的语气,叔有些生气了。

书生一愣,随即看向叔,魂魄收回来一丝丝,好像想起了什么,遂拍了拍额头道:“哦哦、哦哦。”

答应两声,不情不愿坐了下去。

蝶有些好笑,书生这是要向典专家看齐吗,要是这样,小祎同志可就要辛苦喽!

“大哥哥,什么项目呀?说来听听。”憨货这是在找骂,果然,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婶婶抬头道:“吃完饭带着虎儿到后院来。”

轻飘飘一句话,憨货脸色立即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表情太过丰富,很是难以恰当的形容。

娃子求助的眼神看向他蝶哥,蝶呢,依然无视他的存在,细声细语说道:“清蒸鱼,再给本王斟上,喝完睡大觉。”

……!

饭罢,书生急忙起身,上窜几步拉着蝶道:“你不能走。”说到这里,生生咽下后面的话语,看了叔一眼,干笑两声,拉着蝶向院子走去。

“诶诶诶,放手放手,这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一甩手,挣脱他那咸猪手,走到院坝大树下,往躺椅上躺了,闭上眼睛神游去,谁愿意理会他呀!

“蝶哥儿呀,你不能不管呀,是你让我们研究那什么金属导线,如今正有点起色,可!”相当哀怨的声调。

学堂的学子们脑袋就是灵活,只是给出了一个大致的想法,他们居然还真搞出了一点成绩,可不简单。

你就是把俺拉去也不起作用,俺只知道L代表火线,火线的对地电压等于220V,n代表零线,零线电压等于零。

咳咳,多了俺也不懂,只是提出那么一个概念,你们能成便成,成不了,怪不得俺。

“蝶哥儿、蝶哥儿……!”一连串的叫声。

“你让我去也没用,做试验,什么叫做试验?意思就是说,无数次的实践之后得出有效的答案,我要是能,这不早早告诉你们了吗!”真是的,这点道理还要俺来重复着说上多少次呀。

还是一副愁苦样,一点没有被话语解惑的意思。

实在看不下去,再是说道:“听叔的,这些天休息一番,也让学子们停下手中活计,都放放假,等脑袋清醒之后再做研究。”

你一位带头人都这副模样,那些跟着你搞科研的不是状态更差,那还研究个屁呀。

两人正说着话,小黑与文姬她们也慢慢来到院子里,她瞄了一眼书生,表情有些严肃说道:“今天谁也别想出门;清蒸鱼,去把嫂嫂请来,下午我们玩牌;你们在一边伺候。”

最后一句说给蝶与书生听的。

哎呀呀,书生呀,被你害死啦。

“好喂、好喂,我们也在家玩牌,爹爹伺候我们!”小麦子真敢想,一句话逗乐一众,气氛随之轻快了起来。

“好好好,爹爹今天专职给你们端茶递水;书生负责烧水。”噌,从躺椅上弹了起来,甩了甩袖子接着说道:“想喝什么尽管说,茶水果汁应有尽有。”

几小都是两眼放光,爹爹可是很少在家的,这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去,叫你们婆婆也到院子来,今天我们也好好享受享受攘安神王的伺候!”小黑嘱咐娃子们。

“我去。”黍黍答应一声,飞快向后院跑去。

没办法,为了一家人和睦,蝶准备放大招,今天一定要努力干活,一定要把几位娘子伺候妥了。

人家薇薇儿千里迢迢来到渔村,至今还未出过二门呢,整天待在楼上,吃喝都是侍女们给送去,这不等于是让人家来渔村软禁嘛!

不一阵,婶婶牵着黍黍的小手笑眯眯走了来,身后跟着一脸得意的憨货。

他娃子得到释罪,心中正乐着呢。

“听说我们蝶哥儿要亲自动手煮茶给我们吃,婶婶可是好久没吃到你煮的茶汤喽!”原本一句无心之语,却一瞬间闯入蝶心间,顿时感到浓浓的歉意。

是呀,一年四季都在外面奔波,很少有机会承欢在老人家膝下,可以说是不孝。

“婶婶,今后在家都由我来煮茶给你喝,我煮茶的手艺可比她们强多了。”连忙上前扶着她坐下,侍女们搬来桌椅,备好纸牌,小黑开始组局,人多,得要分开来才行。

一时间,院子中欢声笑语不断,也有叹气声,输的嘛,当然要叹气咯!

书生也慢慢解开了心绪,专注着灶孔。

“爹爹,端一杯果汁来呀,要西红柿配青菜汁,还要加一点辣椒丝哟!”小麦子口味独特,这是什么配伍,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

“好嘞~~~,稍等。”高声一唱,接着开始榨汁。

西红柿还没扒皮呢,再是有声音传来,曰:“爹爹,人家要冰屑五彩糕,快点咯!”

菽菽吩咐。

“姑娘稍等片刻,很快就到。”哎呀,干仗都没冒汗,这回可真是整得来手忙脚乱。

咚,无意间看到憨货坐一边傻笑,而且笑中带着丝丝自己也未知的得意,哎呀呀,哥哥在这里忙的来脚不沾地,你还好意思偷闲,遂瞪着眼道:“去,冰窖里搬一块冰出来,再拿上一些奶油。”

哼哼,想偷闲看笑话,有那么容易吗!1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