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毒妃:冷王独宠娇妃 第108章 随便收徒,随便拒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m.bctshu.com

重磅消息!

鬼王收徒,即便只是记名弟子,也足够让人在出阳横着走。{最新最全更新阅读请访问https:www.00sy.net}

还沉浸在恐惧中的众人立刻如打了鸡血一般振奋精神,摩拳擦掌想要在鬼王面前一展身手。

凶悍残暴又如何?喜怒无常又怎样?人家有实力,成王败寇,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满意的看着被激起兴致的众人,鬼王不免有些小得意的瞥了云凌羽一眼。

看看,想当本尊徒弟的大有人在。

影风:主子,您是想收人家当女儿,和收弟子不一样!

“本尊也乏了,就抽签吧。”

您在说笑吗?这么隆重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您不安排三五个关卡,好歹也来个擂台一战,走个过场,胜者为徒吗?

闻言,云凌羽也微微挑眉,要不要这么随便?

直到影风面无表情地再次从暗处中走出,抽出背上的剑将一张木制方桌削成了无数大小相等的小方块,云凌羽才相信他是认真的。

这个家伙果然是个随便的家伙,收女儿随便,连收个徒弟都这么随便。

真担心他哪天心血来潮从街上随便找个女人把自己交代出去。

影风将一堆木块恭敬的呈给鬼王,后者随意的拿起一块,指尖凝聚灵力,写下一个不知是符号还是字,丢回一堆中。

待宫人将木块放在一只托盘上,让人按顺序挑选。

不知识有意还是无意,云凌羽被排在了最后一位。

到她时,托盘上只剩下孤零零一块木牌。

云澈脸色微凛,他尚在,这些人就已经这样欺负羽儿。

那他闭关时,羽儿过的该是什么日子?

小宫女被他散发出的威压压的脸色苍白,几乎要站立不住。

云凌羽顺手抄起木牌,随意摆摆手,小宫女如蒙大赦,逃也似的离开了。

“何必和那些人计较,自掉身价。”轻飘飘的一句话自她口中飘出,云澈脸色未有一丝缓和。

“少主,有没有标记?”顾舒着急的直瞅这边,可惜离着一段距离,被人挡着,看不清那木牌。

云凌羽干脆将木块丢给他,笑眯眯道:“自己看。”

高座上那一站一坐两人,皆是端庄淡然,运筹帷幄的模样,可惜私下的传音很是惊人。

‘影风,给了吗?’

‘会主子,都发下去了。’

‘那块给她了吗?’龙醒的声音已经带了三分寒意。

影风:‘给什么?’

‘蠢货!’龙醒气得头疼,就差上去给他一脚了。

影风委屈,他什么都不知道哎。不是抽签吗?

‘算了,该怎么办你知道。’

‘是,属下明白。’

“鬼王陛下,木牌已下发完毕,现在是否公布结果?”

出阳皇强忍激动出声询问,虽然刚才看付濯黎和付宛笙的表情都很没有抽中,但一想到一定有一个出阳国的子弟被鬼王收作记名弟子,心中还是不免激动。

鬼王点头,影风立即前去每一个人身前探看。

“大人,这个是陛下做的标记吗?”那人难掩激动,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周围的人也用羡慕的目光看向他。

云凌羽侧目看去,颇为眼熟,竟是那日在茶馆几位少年之一,似乎是姓金。

可惜,“不是,这是桌子上的纹理。”

少年笑容渐渐消失,说不失望是假的。

“这怎么还有用‘龙’做标记的,我怎么不记得宫里有这样的桌子。”

忽视少年的小声嘟囔,影风到云凌羽面前,后者嘴里塞了橘子,眼都没抬就伸手指了指顾舒。

影风:……突然好心疼自己。

顾舒忙不迭双手将木牌送上,影风被他的恭敬弄的心情大好,随意瞥了一眼,开口道:“就是你了。”

顾舒两眼茫然,指着木牌张大了嘴。

他刚才可是看了还摸了的!切口整齐,平面光滑,怎么也不像有标记的样子。难道他眼瞎,没看到标记?

同样被惊呆了,还有在场的众人。若是在中间,说不定她还有作弊的嫌疑,但是,这可是大家挑剩下的。

这个废物的运气这么好?!最后一块都让她蒙对了!

出阳皇只觉晴天霹雳,

“还不快去拜师,愣着干嘛?”云澈见孙女淡定如常,忍不住低声催促。

云凌羽笑眯眯的支着下巴,道:“顾舒,快去拜师呀。”

“可是,少主这是你的木牌。”

“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别磨叽,赶紧去拜师。”

云凌羽声音不大,但这时他们处于所有人的焦点处,立即几乎所有人的眼都红了。

见她如此,立刻有人跳脚。

“云少主天赋过人,自学成才,看来是不需要师父指导。既如此,不如将机会让出来,给需要的人。”

云凌羽看过去,又是熟人,是那与金某人打赌的少年,貌似就是这家伙对春茗有意思来着。

“本少主不需要师父,但是本少将的副将需要。建议这位公子去庙里多上点香火钱,让你也有本少将这样的运气,说不定下次有机会,你也能捞个顾副将的师弟当当。”

“你!”少年玉面涨红,指着她想骂不好张口。转对出阳皇道:“陛下,草民希望向云少将军提出挑战,胜者拿到那块木牌。”

出阳皇心中暗暗叫苦,你想当鬼王的徒弟,问他干嘛,他现在只想好好活着。

云凌羽好笑道:“木牌在谁手里你挑战谁去,凭什么要本少将军替他烂摊子?”

他自然是指顾舒。

手拿木牌的顾舒闻言,条件反射将木牌丢给云凌羽。

云凌羽两指夹住木牌,垂眸打量了打量这象征鬼王记名徒弟身份的木牌,切口平整。只是在一面有个奇怪的符号,像一条张牙舞爪的四脚长虫。

“剑法不错。”

影风一愣,见云凌羽歪头看他,很是正经的样子,条件反射谦虚道:“还好。”

话一出口就感到六道杀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立刻硬着头皮接道:“主子的剑法更高超,我这还只是主子随意指点过几招。主子收的虽是记名弟子,但是主子没有收过徒,肯定会带在身边精心指导。”

所以,您能不能积极点!不要再跑题啦!

但很明显,云少将军并没有看到他期盼抓狂的目光,继续火上浇油:“看这待遇,本少主都心动了呢!要不是还有要事,本少主一定跟你们抢。”

影风觉得自己捕捉到了重点,忙问:“云少主有什么要事呢?”

后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跟你有关系吗?”

那边年少气盛的少年儿郎本就心高气傲,自认高人一等,哪里受过这样怠慢,忍无可忍,终于想到了收徒的关键人物:“鬼王陛下,草民认为,云少将军这样的人不适合成为陛下的徒弟,有损陛下英明神武的形象。

草民斗胆,恳请陛下下旨用决斗的方式决定这木牌小所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