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综合其他 > 庆荣华 > 第二百一十六章、不正常

《庆荣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一十六章、不正常

就在曾荣战战兢兢地站在炕沿前时,朱旭指着炕几上的十道菜说道:“这十道菜,你都尝尝,看看哪道适合朕。”
旁边的侍餐太监听了,这次不用别人提醒,忙又拿起之前曾荣用过的碗筷,从就近的盘子里拨了点菜出来,端到曾荣面前。
“启禀皇上,下官,下官只是个。。。”曾荣艰难地开口了。
她是怕回头对方万一再有点不适又把责任甩到她身上,再来一次,只怕不是跪两个时辰这么简单了。
可话说到一半,曾荣的余光感知到对方递过来的信号,不禁一凛,忙接过太监的碗筷,“下官才疏学浅,若有差池,还请皇上恕罪。”
还好,太监给曾荣尝的是一道豆腐,自然不是普通豆腐,是一道特别水嫩的蟹黄豆腐,先不说味道,光这颜色看起来就十分爽目,“启禀皇上,这道豆腐添加了点蟹黄,金白相间,色香味齐全,鲜嫩无比,可以一试。”
太监听了这话看了眼皇上,见皇上没反对,拿起皇上吃过的碗舀了小半碗送到皇上面前。
朱旭端起碗也学曾荣往嘴里送了一勺,让豆腐在嘴里稍稍停留了一会,他也吃出了蟹黄的鲜和豆腐的滑嫩。
接下来,太监给曾荣尝的是鸡汁鲍鱼焖鹿筋,曾荣有幸尝了一个鲍鱼外带一块鹿筋,这道菜的特点是咸香酥烂,在曾荣的介绍下,朱旭也尝了一个鲍鱼和一块鹿筋。
就这样,曾荣每吃一道菜,介绍一遍这道菜的特点,随后朱旭也跟着尝了一口,不知不觉,这十道菜吃下来,朱旭肚子里也有了七八分饱了。
因为养生,御医告诫过他,晚上不可十分饱,因而,这十道菜下来,他放下了筷子,对曾荣说道:“这十道菜,你挑两个喜欢的拿走。”
呃,这一次这么轻易放过她了?
曾荣抬眼看向对方,刚要说点什么,见对方目光射过来,曾荣忙跪下谢恩了,起身后,她挑了一道鸡汁鲍鱼炖鹿筋和一道鸭舌羹。
鸡汁鲍鱼炖鹿筋是食材难得,做工也复杂,不是普通人可以问津的,她想带回去给崔元华和杜鹃一起尝尝,鸭舌羹是离得近,就手端的,再则,这道菜一般人也没机会尝,得杀多少只鸭子呀?
见曾荣挑好了两样菜,常德子给她拎了个食盒过来,没等她拒绝,接过她手里的菜放进了食盒里。
接过食盒,曾荣忽地想起了什么,转身又向皇上屈膝行了个礼:“下官告退。”
朱旭听到这四个字,微微拧了拧眉,一旁的陈霞留意到了,忙拉着郑姣躬身告退。
曾荣见陈霞告退,以为自己也可以跟着离开了,刚一转身,只见常德子冲她眨了眨眼,微微摇了摇头。
曾荣只得转回身子,见皇上的脸似乎比方才阴沉了些许,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忙主动问道:“启禀皇上,可是还有事情吩咐下官?”
“朕分明记得方才你还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奴婢’,缘何去了一趟慈宁宫就改了?”朱旭问道。
曾荣一听这事,心下松了口气,“回皇上,是太后老人家提醒下官的。”
“太后?”朱旭再次诧异了,母后究竟是什么意思,连这等小事也管?她是有多喜欢这丫头?
“太后说了些什么?彼时都有谁在?”朱旭继续问。
“回皇上,只有太后和几位宫女太监在,太后问皇上被鱼刺卡了与下官何干,得知缘由后,告诫下官说,宫女也好,女官也罢,都应为主子分忧解难,启禀皇上,下官知错了,以后定当谨记太后教诲,也谨记皇上教诲。”
“罢了,就你这榆木脑子,朕可没好耐性去调教你,去吧。”朱旭挥了挥手,嫌弃地摇摇头。
曾荣见此如蒙大赦般逃了出来,丝毫没有留意到对方的嫌弃不嫌弃。
拎着食盒,曾荣直接去了药典局,没看到崔元华和杜鹃,转身回了内三所,正要拿钥匙开门时,郑姣从旁边屋子走出来,说是杜鹃把她的晚膳送来了,放到了郑姣这边。
曾荣听得如此说,忙好意问道:“郑姐姐可用过了?”
郑姣瞥了眼她手里的食盒,“正用着呢。”
“既如此,这菜我分你一些,余下的我给崔姑姑送去。”曾荣一边说一边拎着食盒要进郑姣屋。
“不必了,真不必了,我和陈姑姑每日替皇上尝菜,这几日也尝了上百道菜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机会尝试新菜,你给崔姑姑送去吧。”
曾荣见对方堵在门口,显然是真不想让她进屋,再则,郑姣说的也是实话,人家一给皇上尝菜的,什么好东西没吃过?
于是,曾荣又回转身,放下食盒,去郑姣那把自己的份例菜端回来,一并放入食盒中,这才拎着食盒去找崔元华。
崔元华住在旁边的西跨院里,曾荣进去时,崔元华已用完膳了,见到曾荣,着实有几分意外。
曾荣说明缘由,崔元华看向曾荣的目光带了几分研味,今天的事情委实太过诡异,曾荣来见她之前,她还在分析皇上和曾荣之间那莫名其妙的气场。
首先,皇上今日钦点曾荣为他拔刺就不正常,虽说曾荣手是小,可她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第一次面圣,皇上如何相信她会拔刺又如何相信她敢从他嘴里拔刺?
其次,皇上一怒之下罚曾荣下跪她能理解,可她不理解的是,皇上事后命常德子特地去瑶华宫告知曾荣时辰到了,这说明皇上心里一直惦记着曾荣,也生怕皇贵妃会继续为难曾荣,所以才会命自己最得意的内侍太监过去。
第三,皇上命曾荣去慈宁宫也不正常,通常这种情形下是打发身边的太监过去或是直接交代慈宁宫来人,可皇上却独独打发一个生人过去,这也太奇怪了些。
偏之前的这些问题她还没分析明白,曾荣又拎了个食盒来,说是皇上赏她的菜。
皇上居然赏一个初次上工的小宫女两道菜?
要知道,她在皇上身边快二十年了,皇上何曾给过她一个特殊的眼神?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