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综合其他 > 乱楚 > 第二卷 战!战!战! 第六十九章 浙军之暮

《乱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卷 战!战!战! 第六十九章 浙军之暮(1 / 2)

这丝暗红,是杀气,也是杀孽。
所谓杀孽,就是死者的怨气,这些怨气在大战平息后,大部分会慢慢消失,只有少量,会一直跟着那人,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理智。
只有那些为正义而战、为信念而战的勇士,才能无惧杀孽缠身,反而将无边杀孽,化为征战四方的助力。
此时,人魔亲卫大战之下,其实已经非常疲惫,只是他们的杀气却在至盛。
至盛杀气的好处,便是能让人忘了疲惫、忘了恐惧,忘掉一切干扰他们杀掉对手的因素,大概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他们杀不掉对手,状态会急速下滑,被人逆风翻盘。
黑子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卒,对这种情况早有预见,故而采取斗字军阵,只有斗字军阵发挥出的暴烈攻势,能让亲卫们的杀意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满足他们越来越炽烈的嗜血渴望。
这支浙军百人军阵的头目是个极端冷静并且冷血的人,黑子发动几次攻击后,分明看到阵中不少浙军匪徒的脸色已经变得黯淡,身体莫名抖动起来。
他们的统领在抽取他们的生命,一个浙军百人军阵,挡住三十人魔,终究还是有些勉强。
抽取生命是非常值得谨慎的一件事,因为它造成的不可逆的伤害,会使军阵即使能够坚持到最后,废掉的几率也极大。
只要人魔亲卫继续攻击下去,这个军阵必然废掉,到时候计算黑子他们不动手,阵中的匪众也失去了抵抗能力。
但黑子他们现在最缺的便是时间。
拔山营那两个挡在一线的临字军阵,在浙军强大的攻势下,显得岌岌可危,而胖陈、曾虎那边,也只是在勉力招架,失去了还手之力,若不是胖陈、曾虎两大高手不时化解掉一些余力,那边形势会更难。
若拔山营的一个军阵实力算作一,那么猛虎寨的军阵实力大概是二,而浙军大概在三,也就是说,一支浙军军阵,至少需要拔山营的三个军阵才能挡住,这其中的差距,在此时显得尤为致命。
黑子吸了口气,在发动全面攻势之时,田胜已经将他们的任务说得很清楚,他们就是一把尖刀,一把必须插入浙军要害的尖刀,在竹三校尉接过具体指挥权后,对他们更是寄予了厚望。
这一战他们不仅输不起,甚至损失都损失不起,七个军阵,哪怕只是损失一两个,对拔山营这个还算弱小的势力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
必须速战速决!
“养气期之人,魔化!”黑子心念一动,在又一次攻击结束后,立即下令。
十来名养气初期的人魔战士应声而动。
他们本就站在小斗字军阵的外围,此时尽数魔化,瞬间滔天魔气连成一片,如同天上掉下了一朵乌云。
对面的浙军统领已然发现了此变化,但他却没办法作出反应,军阵越大变阵越难,固守是他唯一的选择。
一声声咆哮、嘶吼从黑雾中传出,几息过后,黑雾消散,一个个畸形魔物出现,让浙军统领倒吸一口凉气。
当人魔战士只是展露部分魔躯之时,还能看出是人,当完全魔化之后,人的特点在他们身上只保留了很少的一部分。
黑鳞、魔角、
尖爪、蛇尾、骨刺……这些非人的特征才是他们身躯上的主流。
魔化后的亲卫眼神清明中带着癫狂和残忍,魔化给他们造成身体上的痛苦,转变为更加纯粹的杀念。
黑子伸出指节粗长、满是鳞片的手,在眼前端详了片刻。
这是一种体内充满了力量的感觉,一种属于世界暗面的力量,毁灭与死亡才是它是真谛。
黑子胸腔中发出闷雷般的笑声,蓦然一指对面的浙军军阵。
“杀!”
十名魔化战士脱离战阵飚射而出,一道道魔气交织融合,形成一柄不足一丈的漆黑魔刀,刀身上,甚至隐约浮现出一些玄奥的符文。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但黑子本能地感觉到兴奋,这柄魔刀,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内心深处,似乎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说“抓住它!抓住它!”
黑子决定遵从这个声音。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黑子陡然脱离战阵,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魔刀刀柄,手持魔刀跨空而过,一刀斩向浙军军阵护盾。
魔刀斩在深青色的护盾之上,再不似平常发出轰隆之声,反而滋滋作响,一股股青黑烟气从接触处蒸腾而出,魔刀随之一点点没入护盾之中。
浙军统领大惊失色,全力催动军阵,军阵中实力稍弱的匪众顿时齐齐喷出一口暗红血液,面色越显枯槁。
粗大的青色阵元被浙军统领引入护盾,那护盾一震,青光陡然浓厚几分。
但即便如此,也只是让魔刀稍微停顿了片刻,接着便恢复如常,继续将护盾一点点剖开。
浙军统领不停的抽取阵元,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护盾在魔刀下逐渐变得虚幻,最终被一分两半,化作大团青气随风而散。
剩下的九名魔化亲卫见状发出阵阵怪笑,九道黑影瞬间射向面前的浙军军阵。
阵核中的那名浙军统领苦笑,看了看身边虚弱的部属,疲惫的身躯逐渐挺直,一擘手中长枪,大喝道:“浙军王伀在此,何人敢与某……”
王伀话音未落,一道虚幻的刀光陡然掠过他的脖颈,再看时,王伀的人头已经被黑子抓在手中。
“聒噪!”黑子腹中发出沉闷的声响,他看了看王伀的人头,又看了看手中已经显得十分虚幻的魔刀,突然将王伀的人头一扔,如同旋风乱舞,将周遭浙军匪众绞杀一空。
也不知杀到第几人,魔刀几乎虚不可见,但其上的符文却越发清晰。
就在这时,魔刀骤然爆碎,符文如游鱼一般,绕着黑子飞速游动,而后一一钻入黑子胸口,仿佛从未出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