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综合其他 > 奸臣哪里跑 > 卷一 西陵恶少 第七章 让你瞧瞧什么才叫权势

《奸臣哪里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卷一 西陵恶少 第七章 让你瞧瞧什么才叫权势(1 / 2)

说到最后,已是咬牙切齿怒不可歇地站了起来冲到侯世贵面前抓着侯世贵的衣领就怒吼道: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嘛?!你勾引我的妻子,让她为你说话,还害得我失手摔死了她,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得给她赔命!!!赔命!!”
就在他挥手做拳要打时,一只纤纤玉手已是将他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
“你说叶氏是你失手摔死的?!!”
听到这老头自报家门时,秦鸾的心已经冷了一大半。
刘玄的名字她怎么会没听过?当初的太子少师,现在的帝师。
若说他没有德行,便是在说今上没有德行。
借自己一百个胆子自己也不敢开这口。
但是有不在场证明不代表凶手就不是侯世贵。
毕竟侯世贵何种身份,要杀人又何必自己亲自动手?
想到此处,她正要再做争辩,却听得叶冷那发疯了似的一翻话。
叶冷被秦鸾给拎了起来,非但没有动怒,反而跟看见了救星似的:
“没错,是我摔死的,但却是这姓侯的害的!如果没有他,我的妻子也不会死,秦姑娘,你得为我做主啊秦姑娘!!侯世贵是世家子弟,我斗不过他,秦姑娘,你得帮我!”
秦鸾一咬银牙,“啪!”的一巴掌就在叶冷脸上抽了一大耳刮子。
然后转身欲走,却被侯世贵一把叫住:
“站住!”
秦鸾不欲与这恶贼多言,只冷冷回道:
“你欲如何?你父是尚书省大夫,我父也是西陵边郎,休想以权势压我!”
“以权势压你?”
侯世贵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好像的笑话一样,咧着嘴就笑了起来:
“此事起因,就是你以你父的权势压着县令审理此案,又以权势来我家将我压来此处,甚至辱我侯家,而我从始至终没提过我父一字!”
“那又如何?不以权势压你,如何审你?”
秦鸾说得理直气壮,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是否冤枉了侯世贵。
可侯世贵在乎!
他被秦鸾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惹得怒极而笑:
“那又如何?哈哈哈!!好,我来告诉你会如何!”
这女人的态度让侯世贵动了真怒。
就因为自己势大,叶冷势弱,就可以盲目的相信叶冷一面之词来诬陷自己?
打了自己护卫可以说是拦他们行凶,可再羞辱二人又是何道理?!
到得最后真相大白,连句道歉的话也不说这就想走?
真以为打着一张伸张正义锄强扶弱的大旗就能为所欲为还不用承担后果?
侯世贵转身朝着堂上县令一抱拳:
“县尊在上,此案不止一个构陷案那么简单!
我要告西陵边郎将,秦鸾之父,意图谋反!!”
意图谋反四字落地,谢景一个没坐稳直接就摔在了椅子下。
秦鸾更是恼羞成怒冲着侯世贵大喝一声:
“狗贼!休得胡言!”
侯世贵理也不理她,继续冲那摔在椅子下的谢景说道:
“西陵之地,屡受胡人扣边,据邸报所见,每次前来扣边的胡人不过数百人。
西陵边郎将坐拥数千人大军,却无法挡住数百胡人扣边,这是为何?”
“边军之事,岂是你能知的?!”
秦鸾当即回道。
其实真要说起来,侯世贵也知道大楚边军都尽力了。
不是他们打不过胡人,而是扣边的胡人根本就不跟他们打。
那些胡人一人双马,甚至三马,专挑守备薄弱的地方下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