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青萍 > 第532章 信之羽、心之系

《青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32章 信之羽、心之系(1 / 2)

“伏妖塔第七层,有位尊者可诛仙!”
他那位不曾谋面的父亲大人,究竟从奉常寺获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追杀父亲一行人的,竟然不是奉常寺三位大人,他们只是幌子,真正动手的人竟然是天上的神仙。
神仙破戒下凡,追杀一介凡人……呃!虽然他的母亲是九尾狐,已经不属于凡人的行列,放到天庭也是一号人物,但是陈玄丘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毕竟,他的母亲又不曾为恶,她嫁了一个凡人,过着凡人一样的生活,天神有什么名义破戒下凡,追杀于她?
婵媛苦笑道:“可惜,第七层,我悄悄上去过,却根本不曾见到那位尊者。”
陈玄丘神色一动,道:“可是因为有一只看门狗?”
婵媛奇道:“你竟知道上边有一只看门狗?你父亲也只是从古籍资料中查到了一些东西,知道的没有你详细。”
陈玄丘略显尴尬,还没解释他知道的原因,婵媛已轻蔑地道:“那条老狗,又懒又馋,骨头还软,尤其好色。我前后上去不只一次,第一次就大模大样从它面前走过去了,那老狗睡的哈喇子老长,哪里注意得到?
后来想是它也受了主人教训,变得乖巧些了。但我一次用了根肉根头,第二次抱了条小母狗上去,它就屁颠屁颠地跟着跑了,哪还管它主人姓甚名谁?“
陈玄丘一听,捂额不语。
以后千万不要说我认识黄耳,这位仁兄……太不讲究了。
婵媛道:“那位尊者任我如何乞求,既不出面,也不言语。我要硬闯……”
婵媛说到这里,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惧色,道:“那房中便有一道道无形剑气,隐而不发。我能感觉到,那剑气犀利无双,就算是我,一个不慎,也有被它斩杀的可能。况且我有求于人,不能硬闯。”
婵媛说到这里,露出沮丧之色,道:“于是,我就只能待在这里,三不五时便上去一趟,原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谁料想,这一下子就是十五年,直到三年前……”
婵媛冷哼一声,道:“齐林那个浪荡子,原还热情款待我,说我们都是先天四圣神族,都是被丘天神族打压者,彼此该守望相助。谁料竟是包含歹心……”
陈玄丘忍不住道:“倾心以慕,似乎不能算是包含祸心。”
婵媛美目一瞪,娇叱道:“也不看看他生得什么德性,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它膈应人!”
陈玄丘一见,只好岔开话题道:“前辈既然是主动入了这伏妖塔求见那位尊者,是不是已经有了离开的办法?”
婵媛摇摇头:“我不知道,第七层一片空旷,就只一座山,就只一道门,就只一座山一样大的石室。十八年来,我连那人的面都没见过,声音都没听过,就只一次,惹得他不开心,用神念对我说了一个字。”
陈玄丘动容道:“说了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错了。一个字,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婵媛果然满脸羞愤,恨声道:“滚!”
陈玄丘心道:“这人还真有性格。且不提我这岳母千娇百媚,便只说她的身份,那也是凤凰一族,何等尊贵。虽然她不是元凤,不能与圣人比肩,可是放在天界,那也是一号了不起的大人物,第七层看这样子,居然只关了一个人,他是谁?竟然独占第七层,无人敢惹?”
婵媛似乎羞愤难平,吁了口大气,才道:“如果不是想着,我是有求于他,老娘早就跟他拼啦。”
陈玄丘苦笑一声,道:“前辈,那救世之主的传言,又是怎么回事?你当初既然知道家父危急,想要前去搭救。结果自己却陷在伏妖塔中出不去了,怎么就敢断定,家父还能活着,会来塔中救你?”
婵媛乜视着陈玄丘道:“你没练过‘造化不死经’?“
陈玄丘脸皮子一阵抽搐:“就是那部只教逃命,却连一点修行法门都没有的奇葩的凡人之书?“
婵媛道:“奇葩的凡人之书?你以为,要瞒过天机,是一个凡人能办得到的吗?那不是瞒过天神,而是瞒过天机。你以为你爹要对抗的是天神?天神也不过是天的奴仆罢了。“
陈玄丘听得怵然一惊,不是吧?只是对抗天庭,他就已经望而生怯了。如今有了这么多方的势力关键时刻可以站在他的一方,他才鼓起几分勇气。
可他那不要命的疯子老爹,究竟要对付的是谁?
婵媛道:“凡人之书?呵呵,人界,亦是三界之一,而且是三界根本。为什么人界既怕愧、又怕神?你可知道,上古时候,天庭有天帝,冥界有冥王,人间有人皇。人皇气运,可镇天压地,神鬼不敢犯,便是天道圣人,也奈何不了他!凡人?凡人又如何?“
陈玄丘心头怦然一震,隐隐记得,他前世读过的那部《封神榜》,似乎讲的就是封神之战别有阴谋,站出来的那诸位大佬,以及他们的目的,只是明面上的目的。而他们的幕后黑手,真正想要做的,就是灭人皇,立天子,从此将三界根本的人间界,纳入天庭的统治。
难不成……
婵媛瞟了陈玄丘一眼,幸灾乐祸地道:“你们九尾一族,虽然逃过了天道的第一次算计,龙凤麒麟三族大战。也逃过了天道的第二次算计,巫妖大战。可惜,终究不曾逃过天道的第三次算计。
你九尾一族的那一世族长,竟然受人盅惑,充当内间,陷身于封神之战。结果,封神大劫,天道成功地算计了人间界,天庭和扶持天庭的幕后黑手成功地算计了截教。而天狐一族,也终于被那群道貌岸然的贱人栽了个罪名,从此打入万劫不复!“
陈玄丘听得有点晕,婵媛这透露的信息量有点大啊,他这八核的大脑有点处理不过来了。
婵媛娇笑道:“从此有了一句话,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说的就是你天狐一族的劫运了。”
婵媛似乎知道不少上古秘辛,不过对此时的陈玄丘来说,那些都太遥远了,就算听了他也触摸不到,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出去。
可若任由婵媛这么说下去,这个女人虽然贵为凤族,却也脱不了一般女人的毛病,东拉西扯不着边际,半天扯不到正题上。
所以,陈玄丘主动引导道:“这些太过久远,暂且不提。只是前辈,怎么就确定家父不会死,还会来救你呢?如果前辈能确定家父死不了,又何必去救他?”
婵媛道:“那‘造化不死经’记载了种种脱生之术。你一路走来,也当经历过不少惊险吧?有时候,灵机一动的化险为夷,又何尝没有‘造化不死经‘训练出来的已近乎本能的反应起了作用?道韵……“
婵媛脱口而出,然后才省起,面前的是陈道韵之子,当着他的面,这么亲昵地称呼他的父亲甚不妥当。
婵媛脸儿一红,忙含糊过去道:“你爹有‘造化不死之术’,除非他为了救你的母亲,不舍得走。否则,没人杀得了他!“
咦?我的《造化不死经》有这么神奇吗?我竟身在宝山而不知,一直把它当成一部裁缝入门、厨子培训大全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