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元华伞 > 第八十七章 拌嘴

《元华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十七章 拌嘴

肖东山道:“我和洪家妹子从这经过,往南京去寻我师父,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田喜道:“我受冯长老的吩咐,来这里办事。”他三碗酒下肚,已有些微醉,凑到肖东山耳边道:“不瞒你说,都是自己兄弟,这次办的事本来是不能对外说的,但肖兄弟是自己兄弟,我就告诉你,这次啊,是为了姚家庄的大小姐而来。”
肖东山吃了一惊,低声道:“姚家庄大小姐,你们要在这里动手吗?”田喜道:“动什么手,这次是只动嘴不动手。”见肖东山不解,道:“我们是来散播姚家庄大小姐半夜在河边偷人的消息的。”肖东山道:“还有此事?”洪离离撇过脸去,望着楼下。
田喜道:“可不是,被我们丐帮的两个弟子撞个正着,当时正在……咳咳,衣服脱得一丝儿都不挂……”肖东山道:“这等丑事,遮之不及,你们还到处散播,这是何用意?”田喜道:“谁让这个小妞前番欺我丐帮太甚,这都是报应。”
肖东山突然想到一事,问道:“那男的什么人?”田喜道:“还能什么人,一俊俏书生……听说姓汪。”肖东山暗暗心惊,低声问道:“这人可是身材高大,相貌极俊朗?”田喜道:“我也没见过,听说个子是有点高,相貌俊是肯定的,不然姚大小姐会动心?像我一脸大麻子,人家看得上?”
肖东山脸色越来越难看,道:“不好,不好,要生大变,怎么会这样,不该如此啊。”洪离离道:“你是说这人是……”肖东山道:“不错,我是说他!此人心常戚戚,自惭而傲,装腔作势,以阴损为智谋,常言豪侠,徒具其形而实无情义,今番做出这事来,怕是……杨姐姐知道了,不知道怎样伤心!”洪离离道:“不正遂了你的心!我虽不喜欢这个人,但觉得他不至于此……”肖东山点头道:“什么跟什么……他会不会干这种事,却难说……”田喜道:“你们认识他?”肖东山道:“结过梁子。”
田喜又喝一大碗酒,酒意更甚,拉了肖东山的手,低声道:“兄弟,我告诉你一个事,你可别告诉别人,这事是假的!”肖东山道:“怎么假的?”田喜道:“那两位兄弟报告给冯长老时,冯长老何等人!察言观色,把两人分开一问,就知道了真情,我就在冯……冯长老身边……是以清楚来龙去脉。原来不过就是两个人肩靠肩坐在一起罢了,那两个兄弟就是吹吹牛……冯长老让我们几个知道真情的别说出来,反倒派人到处散播两人正在苟合的消息……这是何意,我也不知道,冯长老的心思是越来越难……难揣摩了,不过那个小妞,是个可恶的,兄弟们都乐意说她的坏话……就是把个中原大侠姚大侠急得病倒了,有点过意不去,姚大侠一生行侠仗义,是中原武林的第一人,就这……也怪他管教无方,出了这个乱门风的……”
肖东山不高兴地道:“既无苟且,谈何乱门风,你们一群大老爷们,也太下作了。”田喜道:“身不正影子才斜,背着人,这两人多半也有那回事……可怜姚大侠据说急出大病,一个月没下床……”肖东山连连摇头,田喜又道:“我就想啊,冯长老往年是不许我们乱嚼舌头的,这次为何还要我们大老远从河南来湖广都散播呢,我想啊想,兄弟,哥虽然是个粗人,但不蠢啊,还真想出点名堂。”肖东山道:“什么名堂?”田喜道:“这个小妞说了门亲事,联姻的是汉王府的人,冯长老这般坏人名声,多半是反对这么亲事,你想啊,这样的妞,哪还有婆家要!”肖东山低头不语。
洪离离道:“山哥,我们走吧。”
肖东山微微点头,叫来小二,掏出钱袋,拿出碎银结了账,又拿出最大的两块,递给田喜道:“田大哥,今日相逢把酒言欢,下次就不知何日再聚了,这两块银子请田大哥拿去打酒喝。”田喜怒目圆睁,腾地站起,双手一推,把银子摔了一地,道:“你当哥是什么人,我当你兄弟,才和你喝酒,恁地拿银子羞辱我!你有钱了了不起啊!”肖东山一愣,赔笑道:“田大哥误会了,就是请你喝酒,并无他意,我看你呀,是喝醉了!”田喜道:“什么喝醉,我没醉,什么兄弟!兄弟……当我是兄弟,就别再提钱!”说着摇摇晃晃,骂骂咧咧下楼去了。
肖东山拾起银子收好,黯然道:“这人……有点徐均平的路子……哎,田大哥,我永远会记得你的好!”洪离离小声道:“别放在心上,他就是喝醉了……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原来有些朋友,是永远只能交之泛泛的。
等田喜走远,洪离离问到对散播谣言一事的看法,肖东山道:“这是别人家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管的好。”洪离离听了他说“别人家”的事,心里高兴,道:“我还道你是个什么事都要管一管的人呢。”
肖东山道:“我哪有那么闲,又要陪你吃饭,又要陪你逛街,又要说笑话给你解闷儿……”洪离离啐道:“死不正经,关我什么事!没看出来你还挺会甜言蜜语……”肖东山正色道:“要是遇见杨姐姐,今日田大哥说的话,我还是会据实相告,至于她会如何,我就不管了,不然我瞒着她,才是对不起她。”洪离离道:“他夫妇二人起误会,岂不是好?”肖东山道:“好什么好,不好……你小脑袋瓜想什么呢,我对她,就像对姐姐一样……”洪离离道:“那……那……那是我说错了。”她本想说:“那对我是怎样?”话到嘴边终于说不出口,生生收了回来。
两人在武昌玩了两天。第三天一早,洪离离道:“今日不和你一起了,我要去置办些女孩儿家的事务,你且老实呆着,我午后就回。”肖东山故意拌嘴道:“我干嘛要老实呆着,我就没脚,不会四处去浪荡浪荡?街上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儿家,我就不会去打望打望!你有女孩儿家的事务要办,我就没有男人家的事要办?”
洪离离凶道:“胡大,我说一句你顶三句,还有没有规矩了!”肖东山笑嘻嘻的道:“看看,又鼓腮邦子,还蛮会凶人呢!小郡主,小的不敢了。”洪离离道:“讨厌!”心里却甜丝丝的。
她知道,一个男人故意去拌一个姑娘的嘴,多半是爱上了她。
洪离离哼着小曲蹦蹦跳跳的走了,肖东山在房间里坐了坐,屁股像被削尖了似的,哪里坐得住!只觉洪离离一走,身边空荡荡的,好似被挖去了什么。寻思左右无事,不如跟着洪离离后面,看她逛些什么地方,又或出其不意吓她一跳。拿定主意,关好房门,窜到街上,往洪离离离开的方向跟来。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