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闯王李自成新传 > 第八章 褚家家主下

《闯王李自成新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章 褚家家主下

褚民此刻正在花园湖心中央的亭子里悠闲的喝茶,张祝坐在他的对面,褚民不时的丢下一点食物,引得湖里的鱼儿争相抢食,褚家的这个湖泊足足有数百亩,最深时亦有数十米,还是当初先祖褚华时所挖,后来又经过数次加扩,到今天已经就二百多年了,从来没有干枯过,虽然这些年,陕西年年干旱,这个湖泊水位却从来没有下降,褚家的下人绘声绘色说这个湖直通东海,里面还住有神龙。
褚民正在给鱼喂食,鱼儿都争相跳跃,刹是好看,突然所有的鱼都惊恐起来,一起向水下钻去,远处传来一条巨大的波浪线,眨眼即至,在刚才喂鱼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鱼头,逃得稍慢的鱼都被它一口吞下,见水面的鱼已逃光了,它头一沉,尾巴一摆,顿时在湖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转眼这条大鱼已是不见。
张祝看得一呆,脱口而出:“好大的鱼,怕不有数千斤。”
褚民笑道:“这有何奇怪,湖中这样的大鱼起码有数十条,还有几条更是远大于此。”
张祝道:“我听你家仆人说,此湖直通东海,原先我还认为滑稽可笑,现在我都要相信了,不能哪来如此大的鱼。”
褚民笑道:“张兄说笑了,这鱼据说是当初本朝三宝太监下西洋时从海外带回的异种,当时长不过一尺,生性凶猛,无论是猪羊牛掉入水中都会成为他们的腹中之食,人也是如此,据说寿命长达千年,不过千年可能谈不上,算算到如今也有二百年了。”
张祝顿时心里一阵发寒,想起褚家仆人之间的传说,褚家犯事之人,家主从不打骂,直接丢入湖中喂鱼,张祝还以为是开玩笑,想想刚才的大鱼,还有它露出的巨大白牙,紧靠拦杆的身体连忙移开,仿佛水下正有一条大鱼正盯着他。
张祝勉强向褚民道:“恭喜褚兄了,若此番事成,恐怕褚兄封候也不在话下,以后还要多多提隽小弟才是。”
褚民迷着眼睛笑道:“哪里,哪里,此番张兄的功劳也不小,若真有那么一天,张兄受封决不在小弟之下。”
张祝也笑了起来,正要再相互夸两句,看见了远处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看样子正是褚府管家褚福安,张祝忙把张开的嘴又闭上。
褚民等褚富安过来,不悦的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褚富安连忙道:“老爷,不好了,有一队数千人马的闯军正在向褚家奔来。”
褚民一惊,莫非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按道理不会呀,要暴露也应在刚汇聚人马时暴露才对,忙问:“离这里有多远,可知闯军何人带队?“
褚富安喘着粗气道:“还有三十里,估计一个时辰就要到了,还请家主赶快准备。”
褚民顿时心烦起来,来来去去的转着步,突然想了起来,道:“狗奴才,我问你闯军谁带队?”
褚富安忙道:“小的该死,忘记说了,闯军带队人员打得是姓俞的旗号,好象是以前的俞忠霄将军带的队。”
褚民松了一口气,踢了他一脚:“死奴才,不早说,吓了我一跳,是俞忠霄带队就好办了,以我们的交情,谅他也不会为难我。”
张祝道:“褚兄,虽然你以前和俞忠霄交情不错,但也不得不妨啊,必竟他现在已是闯军的人。”
褚民道:“不错,你马上去吩咐家中护院,所有人都作好战斗准备,另外派人去给左将军报信,叫他作好准备。”
褚富安连忙应道:“是。”匆匆下去。
褚民道:“还有一个时辰准备,张兄,我把你安排在大厅的隔壁,俞忠霄来时,我先试探他的口气,如果能说动他,我们成事的把握会更大,到时你随机应变,看准时机出来,助我一臂之力。”
张祝连忙答应,褚民连忙下去准备。
俞忠霄此时已踏上了褚家的土地了,虽然褚家以布起家,经营布匹的利润也远高于土地的产出,但这些都不妨碍褚家置下上千倾的良田,虽然此时离褚家还有二十多里,但眼前的一片土地直到山脚,都是褚家的地产,田中忙碌的农夫都是褚家的佃户,从这里到褚家只有一条大路,其它的小路俞忠霄早已派人骑快马堵死,所以他也不怕褚家的人逃脱,路上遇到想出去的人一律赶了回去。
离褚家大院还有十里,此时已可看见褚家大院的身影,俞忠霄以前也来过此处几次作客,记得那时是为了迎接褚家的褚德培出任钦差,巡按陕西川湖监察御史,兼任陕西茶马,巡视川、陕、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蒙古、湖北等地,当时他就为褚家的奢华暗暗吃惊,现在褚家也要走到头了。
他的部下俞胜见快要到褚家,问道:“大人,你真要捉拿褚家上下,为闯军效力。”
俞忠霄道:“什么闯军,是我军,我既然投了闯王,自然不能再三心二意,以后你也要注意,我军军纪严明,不可再象从前一样,纵横乡里,否则犯了军法,我也保不了你。”
俞胜陪笑道:“那是,那是,以前朝庭粮饷时断时续,向百姓抢点拿点那也是迫不得以,如今粮饷充足,比朝庭多了数倍,自然不会再向百姓伸手。”
俞忠霄叹了一声,自己又何偿愿意真心为闯军卖命,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冲着闯军对士兵如此优厚的条件,自己就是再有心思也只得打消,否则就要众判亲离,好在闯军目前正是如日中天,一副打天下的样子,没准以后真得能成为开国功臣,也不枉此生,赌就赌一把,既然已经上了闯军的这条船就再也不可三心二意下去。
前面已经到了褚家大院的正门了,俞忠霄一挥手,军士四散而开,顿时将褚家大院团团围住,各个道口都布满了人手,毫不拖泥带水,这些本来就是他多年带出的精兵,虽然刚投降时有士气有点委糜不振,但到了闯军数月中,很快就回过了元气,如今士兵有了充足的粮饷,家里也没有了后顾之忧,此时的士气比任何时候都高,就冲着这些,他俞忠霄也不可能再有二心。
俞忠霄正要命令士兵开门,只听吱的一声,褚家的大门已经打开,褚家家主褚民一脸的笑意,仿佛没有看到他所带的人,道:“俞将军来到褚家,褚民末曾远迎,还请恕罪。”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