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book.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book.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综合其他 > 这个宫廷是我的 > 710、话里有话

《这个宫廷是我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710、话里有话(1 / 2)

710
绵宁手上拎着一根长长的草棍儿,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温煦地点头,“表哥不必多礼。”
丰绅济伦连连施礼,“奴才岂敢。”
绵宁是皇子,丰绅济伦便是一等公爵、公主之子,终究是臣。
绵宁含笑伸手托起丰绅济伦手肘,“这是咱们私下说话,又没有旁人在,表哥不必惶恐。”
丰绅济伦不敢直接起身,又不能叫二阿哥这么托着他手肘不动弹,便赶紧又道,“奴才请二阿哥侧福晋的安。”
绵宁笑着点头,“她安。表哥快请起吧。”
丰绅济伦引着绵宁进他窝棚坐下——因是在行围途中,没必要搭设大型毡房,只临时围起小小窝棚,作为临时坐卧休息之用。
不过窝棚虽小,也足可遮挡视线。
绵宁眯眼遥遥望了望皇上的方向那边,收回视线来看窝棚前丰绅济伦的家奴在收拾斩获的猎物。区分出大小的个头来,将大的单独放置,并且擦洗掉血渍,以备晚上敬献给皇上。
绵宁羡慕地点点头,“表哥今日所获颇丰。”
丰绅济伦尴尬笑笑,“不敢辱没父祖功绩。”
他们家从他玛法傅恒,再到福康安,都是出征沙场的主帅,军功是他们家从乾隆朝以来列位各家前列的资本,故此他可不敢叫别家看了笑话去。
绵宁点点头,“想必三弟也是被表哥弓马折服,方才也来向表哥讨教经验来了吧?”
绵宁说着,歉意地笑笑,“三弟头一回正式入围,年纪小,还没有经验,故此这一日尚无斩获,想必他心底下一定着急。还望表哥不吝赐教,千万帮三弟在我们汗阿玛面前圆过这个场面去。”
绵宁顿了顿,赧然笑笑,“我原本想从自己的猎物里分出一半来给三弟,只是还没等给他送过去,已是见他朝表哥这边过来了。我便也明白,我也是年轻,那点子猎获不及表哥一个零头,行围的经验更是完全无法与表哥相提并论。三弟来寻表哥求教,自然比我那点心思更有效用。”
丰绅济伦尴尬得连连推辞,“奴才岂敢……都是奴才带出来这些家奴还算得力,倒不是奴才自己一人之功。”
绵宁温煦笑道,“表哥家奴的本事,自然是表哥这个当家主的亲自教授、训练出来的。他们能为家主建功,那也自然是表哥的训导有方,如何又不是表哥的功劳去了?”
叫绵宁这一连串的夸赞说下来,丰绅济伦脸颊有些发热,这便已是不好意思再推辞了,只得谢了绵宁去。
绵宁这才含笑道,“不知方才表哥传授了三弟什么好经验去?倒请表哥也教教我,别回头三弟凭年少之力斩获渐多,而我这当哥哥的却被比下去了……呵,还请表哥也帮我保全一分当哥哥的薄面去才好。”
丰绅济伦尴尬不已,连忙摆手,“二阿哥误会了……奴才绝无单独私下里传授三阿哥什么去。”
他哪儿敢叫二阿哥觉着,他是私下单独教了三阿哥什么,然后叫三阿哥超过二阿哥去啊!如今随着三阿哥长大,两位皇子之间的波涛暗涌,早就波及了所有人去,凭他这个身份,又如何是不明白的?
他虽说是公主之子,功臣之后,但是毕竟父母、玛法都已经过世多年,而他自己本身又没有那个带兵征战的本事,故此他自己并不能如父祖一样凭着军功自保。
况且他们家里现在还埋着他四叔福长安这么一枚大炮仗呢——虽然说皇上隆恩,已经赦了他四叔父子回京,还都赏给了侍卫的世职,叫他四叔这一家子得以保全下来,没有重蹈和珅的覆辙。可是他四叔的身份毕竟尴尬,毕竟曾经是皇上最为痛恨的两大罪臣之一,故此皇上和朝廷不可能不盯着他们家的态度,一点风吹草动,若不小心,就有可能给自己惹下祸患去。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所能做的唯有小心翼翼,寻求明哲保身罢了,是真不敢还要掺和进皇子争位这样的大战里去——谁不明白,从古至今,皇子争位这样的大战,才最是修罗场啊,稍有不慎,甭管你原本是什么身份,全都会落得个尸骨无存。多少位亲王、宗室都尚且如此,他一个臣子而已,又凭什么自信能全身而退去?
而私下里,作为臣子的,他也为了自保而在两位皇子和他们各自所代表的势力之间,微微有些小小的摇摆去。
两位皇子之间,二阿哥年长,且是皇上元妻嫡后所出,只是孝淑皇后崩逝得早,且二阿哥母家两位舅舅不但帮不上大忙,反倒总给二阿哥惹乱子;三阿哥虽然小,可是却有当今皇后在背后撑腰。这样算计下来,两位皇子之间,各自力量倒在伯仲之间,不好选择倾向。
就在他犹豫之间,二阿哥的侧福晋适时地与他叙起了亲情来。他并非不明白,一个皇子的侧福晋怎么忽然主动与他叙起亲情来,这便必定有皇阿哥在背后的授意。二阿哥的示好,他不能当做看不见。
故此,二阿哥侧福晋嘱咐的事儿,也就是请托他劝说如嫔母家嫂子的事儿,他便给办了。凭他在沙济富察氏一家的地位,如嫔那嫂子不敢不听,这便办成了去。
从这一事儿上也叫他越发认识到,他跟二阿哥之间,好歹还有二阿哥侧福晋这么一个桥梁,他终究还算是二阿哥的内亲……可是与皇后娘娘之间呢,虽说他心下也颇为敬重皇后娘娘,可是终究他与皇后娘娘之间没有这层亲戚的瓜葛在,光凭着那点子敬重,便总显得有那么点子空落落的,做不得准,若遇见了事儿也不敢依靠不是?
更何况他们家毕竟还有他四叔福长安呢——听他四叔说过了,当年带人力擒了和珅与他的,就是这位年轻的小皇后。便是因为隔着这样一层,说不定皇后娘娘对他便也不会全然放心,还要隔着一层隔阂的不是?
故此在二阿哥侧福晋主动示好,兼之他按着二阿哥侧福晋的请托扮成了如嫔母家的事儿之后,他心上这架天平便终究选择了某一个角度的倾斜去。
既然这倾斜已经出现了,那他就更得小心伺候着二阿哥去才好,不能叫今天这么点小事儿就让二阿哥误会他又攀附三阿哥去了不是?
他心下也是挣扎,不喜欢这样,可是毕竟身为臣子,谁都无法逃脱这样处境的为难啊。
绵宁却是促狭地笑,“当真没有?那三弟与表哥说了那么半天,原不是说这个的不成?”
丰绅济伦急得站起来,都要跪地碰头了,“二阿哥明鉴,奴才当真没有!奴才方才,方才只是与三阿哥闲说话儿来着。”他明白,他这会子若是不向二阿哥将这些话说个明白的话,二阿哥八成是要起疑心了。
“……回二阿哥的话,三阿哥原本是冲着奴才这些斩获来的。奴才是镶黄旗的,皇上行围在外,镶黄旗驻地自然要在皇上左近,故此三阿哥这才最先瞧见了奴才这些猎物。”
“三阿哥过来与奴才说话儿,说他自己今儿一箭未发,便自然一件猎获都没有。奴才也是疼惜三阿哥年少,这还是头一次正式入围,没有猎获实在是再正常不过,这便出言安慰三阿哥来着。”
绵宁扬扬眉,“表哥是心思柔软的人,想必有了表哥的宽慰,三弟心下必定好受多了。”
丰绅济伦又赶忙摆手,“……倒是奴才错了,实则三阿哥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三阿哥与奴才说那些话的时候,半点沮丧都没有,三阿哥他啊,压根儿是将那番话当成个笑话儿来说的。奴才倒是小题大做,多此一举了。”
“哦?”绵宁不由得挑眉,“三弟竟全都不放在心上?”
他微微蹙了蹙眉,“若不是看表哥猎获多了,想来取经,那他又特地来与表哥攀谈那么许久,竟是为了什么?”
丰绅济伦为难得都不知道如何才好,“……原本说的还真都是行围的这些事儿,可是分明三阿哥并不在意,故此奴才也不好揣度三阿哥的心思。”
丰绅济伦使劲想了想,缓缓道,“奴才唯有在二阿哥面前试着猜猜看——兴许是三阿哥跟在皇上身边儿,皇上跟前自然规矩严,三阿哥今儿又没有战火,虽说三阿哥自己全然不当回事儿,可是架不住皇上跟前众人的眼光,故此三阿哥这才寻了个由头,出来散散?”
“又或者说,三阿哥自己虽然不在意,可却是有旁人在意的。譬如皇上是不是呵斥三阿哥了,又或者是恭公爷,或者和世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